首页 - 心理文章 - 心理案例

心理案例:合理情绪疗法帮助解决心理焦虑问题

2018. 05. 08

求助者施某是一名入伍一年半的战士,一个月前,因训练时出错时被班长在班务会上批评,并在上个月没有被评为“红星战士”导致情绪低落、心烦、食欲减退、睡眠不好。咨询师根据求助者的情况使用合理情绪疗法,帮助求助者认识到他的情绪问题是由其不合理信念和错误认知观念造成的,通过4次咨询,情况得到显着改善。


一、一般资料

施某,男,19岁,高中文化,入伍一年半。足月顺产,身高192CM,五官端正,身体健康,无重大躯体疾病,无家族精神病史。城镇户口,父母离异,随母亲生活,家中老大,有一妹妹。家庭经济水平一般。个性偏内向,敏感、脆弱,在意他人的评价,但爱好体育运动,曾是市少体篮球队主力队员;因是单亲家庭,母亲宠爱但同时管教很严,期望很高;从小做事守规矩,要求完美的习惯,在校时学习成绩良好。人际交往一般,在篮球队时有一个知心的朋友,入伍后联系减少,在部队没有知心的朋友,社会功能健全。


心理测试结果与分析:选择测试为SCL-90。


SCL-90测试各因子分如下:


躯体化2.2,强迫症状1.7,人际敏感2.6,抑郁2.2,焦虑3.5,敌对1.3,恐怖1.3,偏执1.0,精神病性1.7,其他1.6;总分192;阳性项目数47个。


躯体化、人际敏感、抑郁、焦虑因子分明显高于常模。


二、主诉与个人陈述

主诉: 情绪低落、心烦、心情紧张、害怕一个多月。


个人陈述:一个多月前,一次训练中,因开小差被班长批评,当时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晚上班务会时班长又在全班战友的面前批评了他,当时就觉得班长故意针对他,没面子委屈想哭,后来在当月的“红星战士”评比中又落榜,觉得肯定会被战友看不起,连长对自己印象肯定变差了,领导也已经不再信任他了,从此在部队没有希望也不会再有什么作为了,觉得自己什么事都做不好,很没有用,对不起妈妈,心里很内疚。为此,心里很慌乱,烦躁,觉得生活没有意思,干什么都没有兴趣,不想参加连队工作和训练,特别不想面对班长,实在请不到假必须参加时,就觉得心慌、手心出汗不敢看班长,害怕出错,结果越怕错就越错得多,不能集中注意力,食欲下降,晚上失眠,白天没有精神。连最喜欢的篮球也不怎么想打了,不愿意和战友在一起,只想一个人静静地待着,常常有想哭的感觉,心里难受极了,犹豫再三才前来咨询。


三、咨询师观察到的情况和他人反应。

求助者由连队指导员陪同前来咨询,求助者警容严整,谈吐正常,思维清楚,讲话声音清晰,但声音低沉、情绪低落。很拘谨,总是低着头,十指交叉,双手紧握。无幻觉、妄想等症状,且自知力完整,有明确的求助要求。和咨询师谈话的过程中好几次眼眶变红,欲言又止。


指导员反应:该战士入伍一年多,平时不太爱说话,也不怎么和战友来往,但学东西较快、反应灵敏。篮球打得很好,在球场上就变得很开朗活泼,能尊敬领导服从命令,也能团结战友。做事认真,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去年还被评为“优秀士兵”。单亲家庭。最近比过去更沉默了,好象很害怕班长,连队一训练他就说身体不舒服。


四、 评估与诊断

1、诊断:一般心理问题


诊断依据:根据收集的临床资料,综合其相关因素,求助者家庭中无精神病史,本人无重大疾病史。且根据区分正常心理与异常心理的三原则:求助者主客观统一,知情意一致,个性稳定,对自己的心理问题有自知力,有主动求医行为。没有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可以排除精神病性障碍。病程一个月余,可排除神经症。考虑求助者为一般心理问题。


2、鉴别诊断:


(1)与精神病相鉴别:根据区分病与非病的三原则:求助者主客统一,知情意一致,个性稳定,有自知力,有主动求医行为,无逻辑思维混乱,无感知觉异常,没有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可以排除精神病性障碍。


(2)与抑郁症相鉴别:求助者存在明显抑郁情绪,情绪低落,意向下降,兴趣下降,但是皆因内心常形冲突引起,且程度不严重,也无自杀倾向和自我评价低等症状,未严重影响社会功能和逻辑思维,因此可排除抑郁症。


(3)与焦虑症相鉴别:焦虑症是“以广泛性焦虑或发作性恐怖状态为主要临床相的神经症”,是一种内心紧张不安,预感到似乎将要发生不利情况而难于应付的不愉快情绪,常伴有头晕、胸闷、心悸、呼吸困难、出汗和运动性不安等。而该求助者虽然也有出汗、不安等焦虑症状,但未严重影响社会功能和逻辑思维,心理冲突未变形、没有泛化,而且持续时间只有1多月,因此可以排除焦虑性神经症。


(4)与严重心理问题相鉴别:严重心理问题的初始反应强烈,反应充分泛化,对社会功能造成严重影响,病程大于两个月。求助者心理问题无泛化,病程不足两个月,且未对社会功能造成严重影响,可以排除严重心理问题。


3、原因分析:


⑴、生物因素:求助者19岁,男性。


⑵、社会因素:1、求助者来自单亲家庭,性格敏感脆弱,自幼受到母亲的严格教育和很高的期望,并很看重他在部队的表现;2、负性事伯的影响,因在训练中开小差被班长批评,又在当月没有被评为“红星战士”;3、求助者人际关系不良,没有要好的朋友;4、不敢告诉妈妈,缺乏社会支持系统的帮助。


⑶、心理因素:求助者存在认知错误,即认为班长批评他就是针对他,一次没有评上“红星战士”便失去了领导的信任,从此在部队不会再有作为;个性内向、脆弱、敏感、容易自卑;情绪上低落、委屈、害怕、内疚等负性情绪明显,不能自己解决;在行为模式上缺乏解决问题的策略与技巧。


 五、咨询目标的确定

根据以上的评估与诊断,经与求助者协商,初步确定如下咨询目标:


1、具体目标与近期目标:


(1)改变其错误的认知观念,即因为班长批评就是针对自己和没有评上“红星战士”就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错误观念,让其正确面对批评和偶而的失败,使其降低情绪反应。


(2)在日常生活中适当运用放松技术或积极的自我对话,以降低负性情绪水平,增强其自信心。


(3)改善睡眠和进食状况。


2、最终目标与长期目标:完善求助者的个性,学会接受真实的自我,提高有效处理各种生活挫折的能力,提高社会适应能力,达到人格完善。


六、咨询方案

1、主要咨询方法与适用原理:合理情绪疗法


合理情绪疗法是美国着名心理学家埃利斯首创的一种心理治疗理论和方法,这种方法旨在通过纯理性的分析和逻辑思辨的途径,改变求助者的非理性观念,以帮助他解决情绪和行为上的问题。该理论认为,使人们难过和痛苦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对事情的不正确解释和评价,个体可以通过改变这些因素来改变情绪。ABC理论是合理情绪疗法的核心理论,其主要观点是强调情绪或不良行为并非由外部诱发事件本身所引起,而是由于个体对这些事件的评价和解释造成的。在ABC理论中,A代表诱发事件,B代表个体对这一事件的看法、解释及评价即信念;C代表继这一事件后,个体的情绪反应和行为结果。该疗法适用于年纪较轻,智力和文化水平较高的人,因此认为该求助者对自己的心理问题有一定的认识,其年龄和受教育程度都适用于合理情绪疗法。


该求助者的心理问题是因为班长的批评和“红星战士”的落选,让他觉得很委屈而且没面子而引起的情绪低落,同时又害怕失去了领导的信任,从此在部队没有希望没有作为,对不起妈妈而引起的内疚、焦虑、抑郁等情绪。实际上,真正原因是来自求助者本身对事情的不合理认识和评价所引起的。交谈中求助者表现出:“我只是走神了一会儿,班长就那么严厉的批评我,肯定是我什么地方得罪他了,所以他故意针对我”;“我没评上红星战士,连长对我的印象肯定不好了,我以后在部队不会再有希望了。”;“我真没用,什么都做不好,我没脸回去见妈妈了。”等等过分概括和绝对化的非理性观念,从而导致了他的自信心散失,情绪低落等负性情绪。因此,运用合理情绪疗法,帮助求助者以合理的思维方式代替不合理的思维方式,以合理的信念代替不合理的信念,帮助求助者减少或消除情绪困扰。


分享到:
欢迎在线和我们的咨询师沟通!用心,重塑每一颗真挚的心灵
24小时聆听热线
0755-86635828
 0755-86635828  
猜您喜欢
关闭
打开